<progress id="hdnbr"></progress><strike id="hdnbr"><noframes id="hdnbr">
<th id="hdnbr"></th>
<span id="hdnbr"></span>
<span id="hdnbr"></span>
<progress id="hdnbr"></progress>
<progress id="hdnbr"></progress>
<th id="hdnbr"><noframes id="hdnbr"><th id="hdnbr"></th><span id="hdnbr"><address id="hdnbr"></address></span>
<th id="hdnbr"><video id="hdnbr"><th id="hdnbr"></th></video></th>
<progress id="hdnbr"></progress>
<strike id="hdnbr"><noframes id="hdnbr">
<span id="hdnbr"></span>
首頁 > 專家視角 > 正文

《“十四五”國家信息化規劃》專家談:大力發展數字商務 推動數字中國建設

稿件來源:“網信中國”微信公眾號 發布時間:2022-03-02 15:06:04

編者按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信息化工作,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信息化為中華民族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遇,必須敏銳抓住信息化發展的歷史機遇。“十四五”時期,信息化進入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的新階段。日前,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印發《“十四五”國家信息化規劃》(以下簡稱《規劃》),對我國“十四五”時期信息化發展作出部署。為使社會各界更好理解《規劃》內容,從不同行業視角展望數字中國建設新圖景,中央網信辦選取部分重點行業,邀請部門有關負責同志、專家學者對《規劃》中相關內容進行研究解讀。

  日前,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印發了《“十四五”國家信息化規劃》(以下簡稱《規劃》),對我國“十四五”時期信息化發展作出部署安排,從總體上為我們描繪了未來五年“數字中國”的建設圖景和實施路徑!兑巹潯诽岢鲆罅Πl展數字商務,促進產業數字化轉型發展。

  數字商務是商務活動數字化的總稱,是我國數字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近年來我國電子商務發展迅猛。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網上零售額已達13.1萬億元,比上年增長14.1%。其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達10.8萬億元,增長12.0%,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上升為24.5%。電子商務已成為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催生數字產業化、拉動產業數字化、推進治理數字化的重要引擎。如果對應數字經濟的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構成,電子商務就是數字商務的數字產業化部分,其未來的發展方向和增長空間必然會聚焦于如何促進傳統商務活動的數字化和持續催生新的數字商務模式。因此,充分發揮電子商務的先導和拉動作用,促進數字商務發展,可以有力支撐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和數字中國建設。

  首先,應高度重視數字商務在數字中國建設中的關鍵作用。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在《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文章中指出“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任務是增強經濟發展動能、暢通經濟循環。數字技術、數字經濟可以推動各類資源要素快捷流動、各類市場主體加速融合,幫助市場主體重構組織模式,實現跨界發展,打破時空限制,延伸產業鏈條,暢通國內外經濟循環”!兑巹潯诽岢“數字經濟發展質量效益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繁榮發展,數字技術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形成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的發展目標,為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明確了方向。電子商務在暢通國內外經濟循環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電子商務搭建形成了網上統一大市場,打破了時空限制,依托前端活躍的網上消費,促進商品、信息、資金的快速流轉,大大加速了生產、流通、消費的社會生產循環過程。電子商務依托平臺生態及數據要素在生產與消費間建立起快捷的直通通道,通過開展C2M訂制促進產銷DTC化,帶動了一大批“新國貨”品牌加速涌現,已經成為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典型代表?缇畴娚淘跁惩▏H國內雙循環方面的作用不容忽視。以國內不斷升級的巨大消費需求為牽引,通過跨境電商進口供應鏈組織全球優質商品進入國內市場,持續釋放中國經濟增長紅利,帶動全球經濟發展;通過跨境電商出口打造中國外貿出口增長的第二曲線,同樣依托貼近市場和需求的優勢,可以更好地組織國內產業鏈供應鏈資源,建立網上市場的中國渠道,支撐中國品牌建設,服務我國制造業的全球化發展。無論是國內電商還是跨境電商,都是在國內需求、生產制造和服務供給、國際需求間搭建起數字化新通路,不斷依托自身的數字化優勢在做強自身產業鏈的基礎上,推進生產要素的快速流動和精準匹配,促進商務活動的數字化轉型和場景創新,對于數字經濟發展與數字中國建設可以發揮很好的支撐作用。

  其次,要注重以高質量的數字商務打造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動力。《規劃》中多次提到要推動“數字技術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要“增強數據服務于實體經濟的效能”。促進實體經濟的數字化轉型是落實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的重要體現,實體經濟的數字化程度將會是未來一個國家經濟競爭力高低的重要指標,也將是信息化建設的重要成果。長期以來,我們在廣泛布局信息化基礎設施的基礎上,大力推進信息化應用,信息技術在提升效率、改善管理、優化配置等方面的作用日益顯現。但同時,實體經濟與數字化技術融合程度還遠遠不夠,實體經濟亟需從初步的數字化應用向深層次的數字化轉型轉變,在這個過程中,找準實體經濟進行深層次數字化轉型的驅動力非常關鍵。習近平總書記在《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文章中也提到,“要腳踏實地、因企制宜,不能為數字化而數字化”。我們看到無論是電商大數據服務,還是C2M訂制生產,以電子商務為核心的數字商務一直處于促進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的最前沿,通過銷售和采購的數字化形成了促進實體經濟全鏈條數字化的強大驅動力。“十四五”時期也是我國電子商務從高速發展向規范發展轉型的關鍵階段,網民數量紅利趨減后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的紅利期已經到來,電商產業未來的增量空間一定是面向實體經濟的數字化轉型,通過自身的高質量發展帶動和促進數字商務、數字經濟的發展。

  第三,要找準以數字商務推進數字中國建設的關鍵結合點。數字商務一直是數字化程度最高的產業領域之一,在數字中國建設過程中可以發揮自身作為典型數字化產業的示范作用,以服務化帶動和促進三次產業數字經濟的發展。

  1.以電商大數據促進數據要素深度應用。《規劃》提出要“提升數據資源開發利用水平”“鼓勵企業開放搜索、電商、社交等數據,發展第三方大數據服務產業”。當前我國在數據資源開發利用方面擁有非常大的潛力,依托國內巨大消費市場和人口規模所形成的龐大數據資源,是進一步提升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水平和數字政府治理能力的重要支撐。特別是電子商務大數據,已經是我國最為成熟的數據資源應用領域之一,各大電商平臺企業依托累積的海量電商交易數據,積極探索電商大數據深度應用,如阿里巴巴提出的新商業操作系統,京東的開放供應鏈服務等,都在深度發掘數據價值方面作出了嘗試,也帶動了第三方電商大數據服務產業的快速發展,這已成為電商平臺企業開放發展的重要趨勢。因此,可以通過政策引導和支持,在做好數據底層標準規范的基礎上,積極支持基于多種類型的第三方數據服務業發展,進一步形成良好的大數據服務生態,大力提升包括政府數據資源在內的各類數據要素開發應用水平。

  2.以農村電商促進鄉村振興。《規劃》提出要“建設智慧農業,加快農業生產、加工、銷售、物流等產業鏈各環節數字化、智能化升級”,在“數字鄉村發展行動”的行動目標中提出要“培育形成一批叫得響、質量優、特色顯的農村電商產品品牌,在“發展農村數字經濟”中提出要“深入實施‘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和‘數商興農’工程。推動‘互聯網+特色農業’‘互聯網+鄉村旅游’深入發展”等。以上舉措充分凸顯電商在促進農村數字經濟和助力鄉村振興中的重要作用。農村電商以滿足農村老百姓網絡消費為牽引,聚焦農村地區特色產品上行銷售和農村文旅資源開發,在促進農村消費、幫助農民增收和帶動農村地區產業融合等方面均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繼續大力發展農村電商,完善農村地區的電商基礎設施條件,打造農村電商可持續發展新動力,也將成為帶動農村地區數字化基礎設施建設,發展農村數字經濟,助力鄉村振興的有力抓手。

  3.以生產性服務業電商促進制造業數字化轉型。《規劃》提出要“加快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發展多層次系統化工業互聯網平臺體系和創新應用”“發展數字化管理、智能化生產、網絡化協同、個性化定制等新模式”。在促進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方面,一方面我們看到,電商平臺企業積極布局,阿里巴巴推出“犀牛智造”平臺,致力于“成為全球領先的數字化按需制造基礎設施,讓商家像使用云計算一樣使用云制造服務”,在服裝定制化生產領域已實現100件起訂7天交貨的快反生產能力。聚焦于服裝出口領域的SHEIN品牌依托自身的前端APP客戶粘性和智能選品能力,搭建以廣東為核心的服裝產業帶生產服務平臺,帶動數千家供應商發展面向全球市場的小單訂制化生產,年銷售已超千億,已成為全球領先的快時尚服裝品牌。另一方面,大型生產制造企業也在積極發展行業性電商服務平臺。海爾卡奧斯平臺、三一重工的樹根互聯平臺等智能制造平臺,以及鋼鐵等行業的一些垂直服務平臺,均已成為行業領域B2B電商服務業的典型代表。因此,大力發展生產性服務業電商可以發揮互聯網優勢,有效組織行業分散的生產與服務資源,實現網絡化協同,促進行業效率提升和資源復用,打破企業邊界,拓展行業服務,進而帶動生產制造企業內部的數字化管理、智能化生產滿足個性化定制等新需求。

  4.以電商新模式帶動服務業數字化轉型。《規劃》提出要“培育眾包設計、智慧物流、新零售等新增長點”“促進品牌消費、品質消費,培育高質量的數字生活服務市場”“支持社交電商、直播電商、知識分享等健康有序發展”。模式創新、場景創新、業態創新一直是電商領域創新發展的重要方向。疫情期間,直播電商、內容電商、社區團購爆發式增長,線下新零售也呈現較大發展潛力,這些新模式展現出我國電商產業發展的巨大活力和廣闊的發展空間,已經成為我國引領全球電商應用的重要領域。在創新方向上,與線下實體空間、實體服務資源的深度融合已經成為主要趨勢,如直播帶貨中的店播、廠播、村播日益成為主流,社區團購與線下便利店廣泛結合等,相應的傳統服務業企業的電商應用比例也持續提升,通過電商新模式的增量,有力帶動大量的傳統服務業企業實現平滑的數字化轉型。

  5.以電商新規則推動數字領域國際規則建設。《規劃》高度關注數字經濟領域的國際規則制定,“推動高水平走出去”,提出要“積極參與世界貿易組織與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以及二十國集團、亞太經合組織、金磚國家等多邊機制合作”“加快推進電子商務、數據安全、數字貨幣、數字稅等相關國際規則和標準研究制定”。在這方面,國際電子商務規則合作可以成為數字經濟規則的先導。截至目前,我國已與23個國家簽署“絲路電商”合作備忘錄,建立起廣泛的電商國際規則合作渠道;在已生效的RCEP電子商務章節中確立我國電商國際規則的基本原則,積極加入WTO電子商務規則談判,在中外FTA談判中加入電子商務領域規則內容;利用世界海關組織渠道推進跨境網絡零售的規則標準等。這些都可以成為未來推進我國加入CPTPP、DEPA等數字經濟領域更高水平國際規則體系的有力基礎。在建設高質量“數字絲綢之路”過程中,利用我國電商產業優勢和線上大市場優勢,主導并推進中國電商規則成為國際數字經濟規則的重要組成部分。

  綜上,以電商為核心的數字商務在普及數字消費、推進數字生活、助力數字生產、促進鄉村振興、引領開放合作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日益凸顯,發揮好電子商務的先導作用,可以作為《規劃》實施過程中的重要抓手,凝聚政府與市場合力,聚焦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解決,共同服務于人民群眾對未來美好生活向往這一最終目標。

 

作者:李鳴濤 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電子商務首席專家

來源:“網信中國”微信公眾號

X 關閉 頭條號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我的初苞被强开,美女跪下吃男人J动态图,BBWJapanese超丰满
<progress id="hdnbr"></progress><strike id="hdnbr"><noframes id="hdnbr">
<th id="hdnbr"></th>
<span id="hdnbr"></span>
<span id="hdnbr"></span>
<progress id="hdnbr"></progress>
<progress id="hdnbr"></progress>
<th id="hdnbr"><noframes id="hdnbr"><th id="hdnbr"></th><span id="hdnbr"><address id="hdnbr"></address></span>
<th id="hdnbr"><video id="hdnbr"><th id="hdnbr"></th></video></th>
<progress id="hdnbr"></progress>
<strike id="hdnbr"><noframes id="hdnbr">
<span id="hdnbr"></span>